张謇着述  
张謇着述
  站内搜索  
 
  张謇着述
《张謇语萃》选注(续)
时间: 2019-04-03     次数: 222     作者: 周张菊

 

《张謇语萃》选注(续)

 

□ 周张菊

 

 

[爱国]父委子于国,而不孝謇徒为口舌之争,不能死敌,不能锄奸,负父之命而窃君禄,罪尤无可逭[1]也。——《告奠文》(1894),《张謇全集6》第253页。

注:

[1]逭:逃;避。

解读:

张謇的父亲张彭年“幼慧,喜读书”,因家境贫穷被张謇祖父张朝彦“恒督之治田”。后塾师为其讲情,才得以“半日读书,半日耕田”,直到读完《诗经》,“能属七言对”为止。但是,张彭年没有因此而认命,他直到晚年还坚持自学。子承父志,为确保孩子中有一个能读书成才,他将毕生的期望寄托于四子张謇,要求张謇走科举的道路,来实现他未竟之理想。可以说他是张謇的第一位老师,正是他教读《千字文》开启了张謇的学业生涯,而且一辈子关心张謇的学业。就在1894年,慈禧太后六十万寿,举行恩科会试。张彭年已七十有七,依旧对张謇寄以期望,凭着自己“体气特健”,命张謇曰:“儿试诚苦,但儿年未老,我老而不耄,可更试一回”。张謇虽已厌倦科场,但父命不敢违,遂乃成行,不抱期望却状元及第。没承想,面对迟迟而来的功名,张謇还没来得及施展抱负,紧接而来的是父亲的离世。

回顾过往,父亲在乡里的为人处世在张謇的内心树立了榜样:“乡里之于吾父也,其顽者闻父一开谕之言而悟也,其忿者闻父一解释之言而平也”,即在乡里,愚钝的乡亲经父亲的开导而明白事理,心情不好的乡亲经父亲的疏导也就心平气和了。“父治之畴,畴无恙也。父营之室,室无恙也。父理而整齐之册籍无恙,父课种之竹树无恙,几席庭户,履杖帷幕,一切无恙也”。父亲种的田地庄稼长得好,营建的房屋坚固,修补的书籍完好整齐,种植的竹子树木长势良好,经营屋里屋外,敬重老人,与亲朋好友都和和睦睦。张謇明白父亲不是“待子之禄以为养”而是期儿能“有用于国”使“君”无“寇忧”,如若只为一时争强好辩却空谈勿国,只能是“负父之命”而“窃君禄”,罪大莫及。

反观今天,我们为人父母者扪心自问,我们是否真正做好了为人父母?我们的修养是否合格?诚然,父母的修养是一辈子的事情,修养好自己,成就一个有修养的家庭,培养有修养的孩子,对于我们来说责无旁贷!

[处世]走既不愿贬损所守[1],以趋时会之同[2],而又不欲强绌[3]它人,以就孤孑[4]之轨,是以冥情[5]远引,一往不反……今之达官巨公,能苟且以固功名者尚已,其它皆孔子所谓患得患失之鄙夫[6]而已。求如罗山[7]之贞方[8],益阳[7]之忠毅,湘乡[7]之亮达[9],侯官[7]之清刚[10],渺若万古不可复得[11]。即衡阳[7]之风烈[12],庐江[7]之意气[13],苍茫六合[14],更有几人?——《柳西草堂日记》(1891),《张謇全集8》第330页。

注:

[1]贬损所守:贬损即贬低,这里意在放弃自己所坚守的是道义。

[2]趋时会之同:努力去适应当时的具体形势﹑环境与条件。

[3]绌:同“黜”废除;取消。

[4]孤孑:孤单;孤独。

[5]冥情:心情。

[6]鄙夫:品质低下的人。

[7]罗山、益阳、湘乡、侯官、衡阳、庐江:罗泽南与曾国藩均为湘乡人,故此称罗泽南为罗山,以下均以籍贯为代称。湘乡即指曾国藩,益阳为胡林翼,侯官为沈葆桢,衡阳为彭玉麟,庐江为吴长庆。

[8]贞方:不畏权势,不逢迎、不偏私,行事力求公平、公正。

[9]亮达:明达事理

[10]清刚:清正刚直。

[11]渺若万古不可复得:从时间的长河里渺茫难寻。

[12]风烈:志行品德所具的风格气度。

[13]意气:气概与恩义。

[14]苍茫六合:六合是我国传统玄学术语,表示十二地支之间的一种关系。这里是指天下。

解读:

张謇在科举大魁前的人生经历,已让他从学以致仕转向了学以致用。这是他在给友人顾延卿信中的一段,表达他非常厌恶那些一心想当官的人,他们在没有得到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,一旦得到又怕失去。而那些达官巨公只是为了眼前的利益也就罢了,其他的就如孔子所讲的只对个人的利害得失斤斤计较的了。对此他不能有所挽回,于是产生了退出江湖的情绪,不愿去迎合时势潮流,而是退守自己心中所秉持的道义。他从内心里倾慕罗泽南、曾国藩、胡林翼、沈葆桢、彭玉麟、吴长庆为人处世的品格与风范,慨叹这些人才能汇聚共事真是时势所难得之机遇。

[处世]愿言砺明德[1],相厚[2]无始终。——《应孙观察公书记之召将之江宁[3]答周彦升家禄[4]三首》(1874.3.23),《张謇全集7》第19页。

注:

[1]砺明德:砺:磨。明德:使德性光亮。出自《大学》三纲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”之第一纲。砺与明都是动词,旨在把人的德性光亮起来。

[2]相厚:彼此交情深厚。

[3]应孙观察公书记之召将之江宁:因为张謇的冒籍案孙云锦知道张謇家贫,特约张謇跟随他去江宁(现南京)做发审局书记。

[4]周家禄:张謇的学友,字彦升。

解读:

这是张謇在诗的最后面对这位能“固穷”的同载三年的学友捧出一颗心来,表达愿两人一生共同努力不断追求人生至善纯美的品性。放在现在,若在我们的人生中有如此的朋友,真诚相邀共同努力去养我们的浩然之气,人生在世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可追求的呢?

(作者单位:海门市张謇研究会、海门市历史学会)

 


主办单位:365bet怎么买_365bet现在的网址是多少_365bet代理网
地址: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环城南路21号 邮编:226001
电话:0513-85515405 传真:0513-85532753 邮箱:zjyj1984@126.com